这个一夜爆红的美国最年轻女国会议员 能笑到最后吗? - 金色论坛 - Powered By BBSXP
金色论坛论坛时事论坛这个一夜爆红的美国最年轻女国会议员 能笑到最后吗?
    
 
这个一夜爆红的美国最年轻女国会议员 能笑到最后吗?
发起人:往事如烟  回复数:0  浏览数:88  最后更新:2019-2-27 7:07:32 by 往事如烟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往事如烟 发表于 2019-2-27 7:07:35
这个一夜爆红的美国最年轻女国会议员 能笑到最后吗?

这个一夜爆红的美国最年轻女国会议员 能笑到最后吗?

2019年02月26日 15:53:00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2月26日报道(文/徐剑梅)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下简称奥科,有些美国媒体把她简称为AOC)是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爆红、目前风头最劲的民主党左翼新星;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国会议员;受民主党进步主义左翼支持但遭共和党大力抨击的“绿色新政”倡导人物之一。

就事论事地说,奥科具备21世纪美国政治网红的多种要素:年轻(1989年10月13日出生,尚未满30岁)女性;草根;少数族裔(西裔);移民背景;名校精英;富于激情;立场激进;敢言并擅用社交媒体。她身材高挑、长相明艳,喜涂红唇,穿着入时。虽有遭遇性别歧视的经历,但在这个“看脸”时代,难以否认颜值也是她成为政治网红的加分因素。

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成长历程

奥科出生在纽约布朗克斯区一个天主教移民家庭,是家中长女,下面有一个弟弟。她父亲是波多黎各二代移民,生前是建筑师;母亲出生于波多黎各,她曾形容自己家庭混合了非裔、土著、拉丁裔和欧洲移民血统。她的家境并不富裕,5岁时全家才不再租住公寓。念大学时,母亲当校车司机、打扫房屋维生。

从她的自述看,青年时代两个经历给她留下深刻烙印。一是念大二时父亲病逝但未留遗嘱,因遗产诉讼她和律师打过很长时间交道,体验到文牍主义给普通家庭带来的痛苦,以及遗产律师如何利用这一点牟利。二是大四时正逢重量级民主党参议员特德·肯尼迪--肯尼迪总统的弟弟--最后一年任期,她在肯尼迪的移民办公室实习,经常代表被捕无证移民的亲属和移民局打交道。

她很早就表现出高昂的政治热情。2016年美国大选民主党总统预选期间,她和成千上万美国千禧一代选民一样,成为持进步主义立场的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粉丝,并进而帮助组织桑德斯在全美的竞选活动。大选结束后,她驾车走访美国多地,包括曾发生严重饮用水污染的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和北达科他州的Standing Rock印第安人保留地等地。她后来在一次电视访谈中说,在Standing Rock的经历是她思想的转折点。过去,她认为一个人要有钱、有权、有社会影响力才能有效竞选公职,但在北达科他州,她看到一些人“终其一生、尽其所有地保护自己的社区”,这激励她开始投入自己的竞选活动。

左翼网红

2018年6月,奥科以黑马之姿爆出美国中期选举最大冷门--在纽约州第14选区民主党中期选举预选中击败已连任10届的众议院民主党第四号人物、取代佩洛西出任众议长呼声最高的乔·克劳利,引发美国政坛、全美媒体和国际舆论广泛关注。

客观地说,克劳利败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实力对比悬殊而导致“轻敌”。他的竞选资金达340万美元,其中0.78%来自小额捐款者。奥科筹集的竞选费用仅为19.4万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来自小额捐款者。

实力对比越悬殊,翻转的轰动效应就越大。奥科善用社交媒体塑造自己的底层民众代言人形象,激发草根选民投票热情。她制作的竞选宣传视频得到病毒式传播。在竞选中,她强调: “我理解工薪阶层美国人的痛苦,因为我经历过痛苦。”

奥科的竞选策略深受2016年大选中左翼桑德斯和右翼特朗普的启发,简单概括就是放弃中间选民,激发边缘选民投票热情,走“激情政治”或曰“愤怒政治”路线。她说:“我知道,如果我们要赢,获胜方式就是扩大选民。这是我们战略性胜利的唯一途径:不是争取中间选民,而是扩大选民,与那些对国家政治感到失望、沮丧、愤世嫉俗的人交谈,让他们知道我们正在为他们而战。”

她胜出的这场预选因而和2016年大选特朗普对垒希拉里有颇多相似之处:资源弱势者击败资源强势者、党内非主流击败党内主流、反建制派击败建制派、无经验的圈外人击败经验丰富的圈内人、激进派击败温和派、钱少但擅于运用社交媒体者击败钱多但习惯传统竞选策略而拙于社交网络者。

奥科由此一跃成为民主党人气最高的“网红”,随后在11月中期选举中击败共和党对手,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国会议员。她胜选后,桑德斯专门向她表示祝贺,称“她接管了整个选区的民主党,并取得非常强大的胜利,再次证明进步主义基层政治能做什么。”美国著名左翼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宣称,她的胜利显示了民主党的分裂,是“非常重大的事件”,表明她的政治主张对很大一部分美国人有吸引力。

胜选后,奥科网红热度继续攀升。她成为电视访谈和纸媒头条的常客。在社交媒体上人气更高。她在国会的首次4分钟演讲,创下C-SPAN发布的推特视频观看次数最高纪录。她在国会关于竞选财务监督听证会上提问有无法规阻止议员被大公司收买,相关视讯的点击量超过3750万次,成为推特迄今观看量最大的政治视频。今年初,刚到国会就职,就为新一届国会议员如何运用社交媒体举办讲座。

绿色新政

奥科赖以“吸睛”的根本,还在于她鲜明的进步主义政治立场。她和桑德斯一样,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以中低收入阶层的代言人自居。她还一再强调,自己倡导的社会主义不是委内瑞拉式或古巴式社会主义,而是“最接近我们在英国、挪威、芬兰和瑞典看到的”。

今年2月7日,他和民主党参议员埃德·马基联合发布14页“绿色新政”决议案,决议谋求在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框架下制订“详细的国家工业和经济动员计划”,使美国经济“碳中和”,促进“经济和环境正义与平等”。

奥科认为,气候变化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国家安全威胁,也是全球工业化文明面临的最大威胁”。她主张政府出资建设大型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投资电力汽车和高铁系统、建设全美“智能”电网、改造提升建筑节能水平等,目标是使美国在2031年之前过渡到100%使用可再生、零排放的绿色能源,并由此创造优薪就业机会。

据气候变化青年活动组织“日出运动”网站最新数据,新一届国会中,已有84名众议员和11名参议员支持这项决议。已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卡马拉·哈里斯、科里·布克和伯尼·桑德斯均表示支持绿色新政。但众议长佩洛西持怀疑态度,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主席弗兰克·帕隆公开表示反对。

争议渐起

人红是非多。这句老话同样适用于美国政坛。奥科作为左翼网红,自中期选举预选胜利以来一直是美国媒体的宠儿,但这种情况正在起变化,围绕她的争议逐渐增多,右翼媒体的攻讦尤其猛烈。

最初的争议来自右翼媒体发现,2017年8月和9月,奥科刚刚开展中期选举竞选时,受她雇用运营其竞选活动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全新国会”,向她男友支付了总计6,000美元工资。

最新争议是她进入国会前,高调表示自己收入微薄,无力负担华盛顿的昂贵房租。但近日媒体发现,她住在华盛顿特区一栋高层建筑豪华公寓,在被亚马逊收购的高端有机食品店whole foods购物。她作为国会众议员的年薪是17.4万美元。皮尤调查数据显示,在美国,年收入在12.6万到18.8万美元属于中产阶层。

最大争议是亚马逊撤回在纽约皇后区建设第二家公司总部计划。如果实现,能给当地带来约2.5万个优质工作机会。此前,全美多所城市都在激烈竞争这一项目。纽约州长、市长均表支持,为此向亚马逊提供近30亿美元税收优惠,州长库莫(Andrew Cuomo)认为,这将给当地带来重大经济利好,促进多元经济生态;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称,这笔交易的投资回报率将达到惊人的9:1。

亚马逊宣布落户计划后,奥科带头反对,认为亚马逊第二总部的落成,会导致当地房价、物价上涨,使穷人不堪承受而被迫搬离。她宣称必须“防止世界最大企业之一的过度扩张”,“打击大公司的贪婪”,主张使用纽约市政府许诺的30亿美元税收优惠修建地铁和雇用更多教师。她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将亚马逊踢出皇后区的草根运动,在亚马逊打消主意后立即宣布自己获胜,称挫败亚马逊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亚马逊宣布计划后,奥科遭遇来自左右两翼的批评。不论民主党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还是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都认为她不理解亚马逊协议,纽约许诺的税收减免优惠根本是还没赚到的钱,并随亚马逊的离去成为泡影。德布拉西奥说:“只有在城市得到工作和收入之后,才有30亿元的税收优惠可以收回。”一些保守派网站则抨击奥科“愚蠢”,称她“应该重修基础数学”。奥科及其支持者则认为自己的主张是正确的。

在推特上,奥科的置顶推文写道:“让我们永不放弃,永远、永远。”

[责任编辑:闫小龙 PS030]

[此帖子已被 往事如烟 在 2019-2-27 7:10:32 编辑过]

返回页首↑
联系电话:88980780(办公室) 81339033(招生办)
Server Time 2019-11-21 10:58:43
Processed in 0.08 second(s)
欢迎第 85128123 位访客 吉ICP备08101674号
网络报警
金色论坛 - 长春老年大学